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上海一玩家玩“密室逃脱”伤成十级伤残!法院判了|嘉定法院

时间:2023-04-15 23:02:59 | 浏览:1625

近年来,以“密室”“剧本杀”为代表的新兴娱乐活动在市场兴起,成为年轻人的娱乐活动首选。然而,在疯狂发展的同时,各种安全风险也逐渐凸显。随着密室游戏中人身伤害案件的发生,对密室剧本杀活动的安全隐患和规范管理也引起了广泛重视。基本案情2020年

近年来,以“密室”“剧本杀”为代表的新兴娱乐活动在市场兴起,成为年轻人的娱乐活动首选。然而,在疯狂发展的同时,各种安全风险也逐渐凸显。随着密室游戏中人身伤害案件的发生,对密室剧本杀活动的安全隐患和规范管理也引起了广泛重视。

基本案情

2020年7月5日凌晨,小勇在被告上海A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经营的“摆渡人深度密室体验馆”体验“冤婚摆渡”游戏,在被被告工作人员扮演的鬼怪追击逃离过程中,因踏空从一米余高的台面摔下受伤。

监控画面显示,事发地点灯光昏暗,无暗处可见的警示标识及高台防护措施。小勇所受伤情经司法鉴定,被评定为十级伤残。

玩家称安全保障义务缺失

小勇认为:

A公司在经营密室游戏过程中,未尽安全保障义务,致其摔倒受伤,对其损失A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

经营者指责玩家疏忽大意

A公司认为:

密室游戏本身存在一定风险,在正式体验前,A公司已向小勇告知了风险,并且小勇在参与游戏前签署了免责协议,对于游戏的风险,小勇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预期。游戏过程中,为了确保安全,店方全程监控,提供了对讲机提醒其要注意安全。事发地点台面不高,小勇此前曾爬过该处台面楼梯,应当了解该处有台阶;为游戏效果,事发地点有些昏暗,但还是有光线的,不至于看不见台阶,小勇判断错误,主动往下跳导致意外摔伤,应自行承担主要责任。

法院查明双方均有过错

上海嘉定法院经审理认为,被告上海A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作为游戏的经营者及游戏场所的管理人,应保障游戏参与者在游戏过程中的安全。涉案游戏为一款恐怖刺激的密室逃脱类游戏,被告应当预见到游戏参与者可能会因为环境原因及惊恐、紧张等情绪导致判断失误,在可能存在安全风险的设施上应当设置充分的提醒标志和防护措施,以免对游戏参与者产生伤害。

该游戏中玩家需要通过在高台搭放的楼梯下到地面,而游戏环境比较昏暗,容易导致视线不清,被告却未在高台、地面或者楼梯等周围环境上设置暗处显著可见的警示标识,以引导玩家正确的前进路线,也无其他任何防护措施,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,对事故的发生应承担主要责任。

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具备基本的安全常识,其应明知该游戏因设定需要而存在一定风险,在游戏昏暗的环境中更应谨慎小心,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加以注意,故原告对其受伤应承担次要责任。

综前所述,一审法院酌定由被告上海A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承担原告全部损失的70%,其余损失由原告自行承担。综上,判决被告上海A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损失122,706.76元。一审宣判后,原、被告双方均服判息诉,该案已生效。

法官说法

1.“密室体验”游戏场所经营者属于安全保障义务主体范围?

安全保障义务主体范围的确定,既要遵循以人为本的原则,要求行为人在可能存在危险的场所或者活动中,履行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,防止损害的发生,以充分保障自然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。同时,从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和有序发展的角度出发,也不宜随意扩大安全保障义务主体的范围,使安全保障义务过于泛滥。《民法典》对安全保障义务主体进行了进一步明确,将安全保障义务主体的范围规定为“宾馆、商场、银行、车站、机场、体育场馆、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、公共场所的经营者、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”,对于“经营场所、公共场所的经营者”这一表述,也明确表明相关场所的经营者是安全保障义务主体。本案所涉法律行为虽产生于《民法典》施行之前,适用《侵权责任法》的相关规定。然而《民法典》对安全保障义务主体的规定更为具体和明确,本案被告系“密室体验”游戏经营者,符合《民法典》规定的安全保障义务主体的规定,依法应当履行安全保障义务。

2.“密室体验”游戏场所经营者安全保障义务“合理”限度

在安全保障义务纠纷案件中,对侵权责任构成要件过错的认定,关键在于对安全保障义务限度的认定,可以综合以下两方面因素对“密室体验”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“合理”限度作出认定:

01

风险是否可合理预见

只有对可预见的风险才能采取防免措施,这是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前提。如若该风险的发生已经超出正常人的认知水平,即超出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限度。对于是否属于“合理预见”,可结合以下标准加以判断:一是在有法律、法规、规章、行业规范标准的情况下,按照该标准判断;二是没有规定标准的,按照诚实信用原则作出推断;三是如双方存在契约关系,还可结合契约明示或默示的注意义务加以衡量。四是具体到个案的审理中,还应结合具体的“物”与特定的“人”综合考虑。

02

风险是否可合理防免

法官如何在经营者行为自由和受害人权利